清供源于佛供,有献莲华供佛者,众僧以铜罂盛水,渍其茎,欲花不萎。寺院里的佛光,一片澄明。

  旧时清供,大致有文房清供、案头清供,分有名之供、无名之供。有名之供,可按节日分,如岁朝清供、端阳清供、中秋清供等,也可按礼俗分,如寿诞清供、婚喜清供、成人清供等。无名之供,在非节日之时,随心无来由摆上几样什物,如有朋远来,呈上果盘花束等来供奉。

  生活需要仪式感,唐时每逢元旦,士绅文人好将金石书画、古董雅玩,陈设于案几,格物置景,聚之见道。“岁朝会集诸生,讲论终日”,诸生讲论间隙,以清供坐对赏析,多相问遗,玩物进德,继而精艺,可谓人间乐事。清供无尘岁朝春,南宋赵希鹤《洞天清禄集》中,将砚屏、琴、砚台、玩石、古画、笔墨真迹、石刻、钟鼎彝器,水滴、笔格等十样列为文房清供。《格古要论》则将文房清供增至十三项,明末屠隆《考槃余事》又增至四十五种。之后,有人据此作画,曰《岁朝图》《岁供图》《清供图》。汉魏时,春节也称岁朝,故名。

  吴昌硕岁朝清供图

  绘画替代实物,样式也渐变。鼎中添果,瓶中插花,附丽于民间习俗,烟火气息渐浓,好事相伴,件件如意。祈福纳祥要素随之成为此类题材绘画主旨,打开画作,似可召唤幸福。沧桑阅尽,无灾无难、平安无事最是妥帖。汪曾祺《岁朝清供》云:“水仙、腊梅、天竹,是取其颜色鲜丽。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窗坐对,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盘供干果,瓶供松枝,没有水仙养盆蒜,即是北方冬季里的一派生机,另外,白菜心、洋葱头均可发芽。父母在堂,八节有常春之景,儿女在旁,四时有不谢之花,岁月中的知足终老,不过尔尔。

  瓶插红梅、盘养水仙者,为岁朝清供;菖蒲艾草、粽子五毒者,为端午清供;萝卜白菜、玉米南瓜者,为山家清供;全形拓、锦灰堆、诗书印者,为文房清供。所添蔬果,所插花枝,皆跨季节而来,如佛手石榴、玉兰牡丹等。陆羽之于茶,杜康之于酒,戴凯之于竹,苏太古之于文房四宝,欧阳永叔之于牡丹,蔡君谟之于荔枝,其俱有示意所指。所题诗句也趋吉祥,如“神仙富贵寿而康,多子多孙聚一堂。清供岁朝谁享得,满床笏坐郭汾阳”,“百事安排度年华,静瓶插了老梅花。满堂富贵多欢喜,阳羡砂壶饮清茶”。博古清供纹饰,还是彩瓷、木雕中的一大门类。

  明清以来,大至赏石酒坛、花盆鱼缸,小至灯笼鞭炮、火腿干果,皆可成为画材,将其节奏韵律、大小疏密、虚实对比组合,相得益彰,大俗大雅。画中不久居,“清供”归根结底还是看重一个“清”字,添加太多,难免失“清”,看过繁华,才会觉得平淡如此珍贵。栖心隐逸,道风映世,南宋林洪《山家清供》收录有山间瓜果、蔬菜、菌菇等,其中以山野饮食、粗茶淡饭喻示清静无为思想,文人骨子里的清傲,由此可见。

  一个时代因为有了艺术,方显可爱。作为应景题材,清供图已然文化符号,与四君子图、岁寒三友图一道,成为传统绘画的固定图式。几乎所有画家都对此有所涉及,吴昌硕每年岁首,暖砚濡毫,开笔必画《岁朝清供图》,虽曰俗题立意,却能笔墨金石,格调为之高古。乾隆、慈禧、光绪也有此类作品传世,料是代笔。

  山家除夕无他事,插了梅花便过年,从前人的《岁朝图》中,也可窥得古人浓浓的年节习俗。(介子平)

编辑: 陈烨秋

投稿邮箱:15255196177@163.com 联系电话:0551-65175218

中安书画网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4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208228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