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家长的视角里,老师越来越不负责?

“双减”之后,互联网上对老师的恶意越来越大。

老师吐槽一下上班比早高峰还早,课后延时服务严重超出劳动时间,网友立刻急眼:你们还有寒暑假呢,怎么不取消寒暑假?

家长给孩子报班补课也不忘甩锅:都是老师不好好教,如果课堂上知识都教会了,还用得着去补习班吗?

在家辅导作业起亲子冲突了:老师怎么把作业也甩给家长?背课文默写凭什么还要我们来管……

抨击的同时还会顺道感慨一下:

以前的老教师多么负责,每天都义务加班留下来给差生补课,

以前的老师面对熊孩子毫不惧怕承担责任,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

就是因为以前的老师负责任,自己才不至于走上歧途,

反观现在的老师……哎!

为什么现如今在家长的视角里,老师越来越不负责了?

是什么让现在家长和老师之间的矛盾如此突出?

新一代的年轻教师真的有这么不堪吗?

为什么现如今在家长的视角里,老师越来越不负责了?

不是这届老师真的素质不行了,也不是这届家长过于无理取闹了;大时代变了,两个群体的心态也变了,这是符合心理学规律的一个“矛盾”。

1、经济账与人情账

人们一般有两种心理体系:经济账和人情帐,它们分别受市场规则和社会规则所支配。

比如大家去亲戚朋友家做客时,会考虑送礼吧。明明送钱是最合理的,因为挑选礼物往往很费时,千辛万苦选出来的礼物,可能对方并不喜欢,而现金可以购买任何需要的东西。对双方来说送现金都是效率最优的选择。

但我相信,没人会因为效用最优原则选择送钱,因为这是人情账,属于社会关系,一旦算清楚具体数额也就当不成亲戚了。

这两种心理体系在劳动与报酬问题上有着深远的影响。

比如你要搬家了,你可以找朋友义务帮忙(社会规则),也可以找搬家公司付费搬(市场规则)。

但是一旦你找朋友付他钱让他搬家,可以预料他心理一定不舒服,特别是在你既找了朋友,也找了搬家工人,并且一视同仁地支付了同样的报酬。我敢肯定这位朋友一定气得暴跳如雷,认为你是在贬低他。

捋清了上面两个场景,你大概会明白:以前的老师就像是社会规则计费,每个月按职称统一支付工资,工资数额与劳动不成正比;留在基层的老师自然会认为许多事情都在自己的职责范围之内,不会每件事都计算成本收益。

而现在越来越多地方采用多劳多得的计费方式(市场规则),老师们也不例外。教育局会要求每所学校制定绩效制度,将每项工作都标明具体计酬标准以保障多劳多得,推动工作积极性。

但这也意味着,教师彻底脱离了社会规则,变成了类似流水线计件工人制的市场规则。在市场规则的支配下,每一份责任都暗中标好了价格,想要负担起额外的责任可就有困难了。

为什么现如今在家长的视角里,老师越来越不负责了?

2、托幼所接送实验

既然市场规则无助于提高教师的责任心,现在有没有可能重回过去,发扬尊师重教的传统,重塑社会规则,让老师们重新负担起更多额外的责任呢?

在以色列,有一家托幼所饱受家长迟到的困扰,日托老师因为个别家长迟迟不来接一直无法下班,每天工作超出了常规劳动时间;加班工资的支出也让托幼所老板备受损失。

于是托幼所就想到了一个自作聪明的规则——罚款制度:如果家长迟到了,就要按迟到时间计费进行罚款。

托幼所老板本想用罚款来约束家长,让家长能够按时接送自己孩子。可事与愿违,实行罚款规则后家长不仅没有准时,反而变本加厉,迟到得更理所当然。日托老师不得不忍受更长的加班时间,老板也没有因为罚款增加收益,反而支出了更多加班费。

美国加州大学教授尤里·格尼齐与明尼苏达大学教授奥尔多·吕斯提切尼曾对这一现象开展研究。他们指出:在实施罚款前,老师和家长之间是社会关系,如果有家长迟到,他们会感到内疚,因为迟到事实上占用了老师们的休息时间,这种内疚感可能会迫使他们以后准时来接孩子。

但是在罚款规则实施之后,市场规则就代替了社会规则,家长们会普遍用市场规则来诠释这件事,认为既然我付了钱,晚来迟到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当然,这绝非日托中心的初衷。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几个星期之后,日托中心发现罚款规则效果不佳,就取消了罚款。这意味着日托中心单方面地回到了社会规则,那么家长们会回到社会规则吗?内疚感会重新回归,让他们按时接送吗?

并没有!

取消罚款之后,家长们依然故我,他们继续在接孩子的时候迟到;因为罚款的取消,迟到家长的数量反而有所上升。

这说明市场规则与社会规则之间的转变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当市场规则进入之后,社会规则就会退出,想要重建社会规则需要成倍的努力。

当整个社会都在浮躁、以市场规则衡量成功的时候,想要重塑社会规范显然是不可能的。

3、权责意识的分清是时代的进步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并不是现在教师的师德越来越低,而是目前的规则(权责)越来越公开透明,趋向于市场化规则。现在的老师仅仅是在自己的权力与职责范围之内行事罢了,不能说是不负责。

“老师责任心不高”只是家长们的一种感觉。以前老师的行事风格也有其特殊的时代背景,从宏观上来看,现在老师的学历和基础素质要远高于20年前的老师。不考虑时代背景就跨年代、跨地域地比较老师的责任心,未免有点关公战秦琼,有失公平。

为什么现如今在家长的视角里,老师越来越不负责了?

以前教师对坏学生“又打又骂”,让他们改邪归正,这是代行了家长的权力,放到现在有几个老师敢?这样做反而是违反了师德红线。

为你推荐

查看更多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