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718章 鬼头帅

咪乐|直播|花茶|直播| 来源:北京机关党建网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天空越是暗到一定的程度,星辰越是能够熠熠生辉。”

蛮荒之地-副国王天蝎左手-疾风死镰·靖星。

XXXXX

蛮荒战区的前线战场中,巨坑之中,因为重坦的猛烈轰击,鬼雄哥只剩下一个脑袋静静的立在地面上,旁边的战士们纷纷对视了一眼后,有一个胆大的小心翼翼的滑下巨坑,刚刚想要一把火将他的脑袋烧的干干净净,鬼雄的头颅突然睁开了眼睛。

“臭小子,你想要干嘛?”,随后他的头颅从地上蹦跳而起,眼神中带着凶猛的恶光,突然张开嘴,狠狠的咬在了那名战士的脖颈上面,“滋”的一声鲜血溅洒,战士痛苦嚎叫的捂着脖颈,随后直接感染了‘尸毒’,浑身发紫的迅速的倒在了地面上。

鬼雄的头颅飞天而起,惊的无数人纷纷的拿起武器,但是与此同时,一抹快速移动的身影也从后方的战区中冲锋了过来。

一脚飞舞过来,风暴燃烧起来,变成一团团飞舞的黑色粉末飘向天空中,紧接着“咚”的一声将鬼雄的头颅狠狠的踢了出去,战场的天空中,鬼雄的头颅直接被一燼踢进了海洋里面,看到他的出现,重坦的内心安定了很多很多。

“副团长。”,身边的很多战士们纷纷的对着一燼低下头喊道。

是的,一燼跟重坦是搭档,虽然说无论在实力方面还是名誉方面,一燼都是远超重坦的,这个队长,怎么排都应该是一燼才对,包括当时冯玉凝他们的处不安排也是让一燼统领机械队,但是这个家伙则是无所谓的说道“那种东西,不是很重要的吧?”

很多人都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人这一生拼搏要么为名,要么为财,你竟然说这些东西不重要吗?那可是地位的象征吧。

唐袭让他在考虑考虑,一燼则是耸耸肩无所谓“真的不用这样在乎我的感受的,我是进入蛮荒的新人,承蒙各位高看一眼瞧得上我,但是队长我真的不合适,第一我性格散漫惯了,第二我单打独斗也习惯了,突然让我带队伍,那需要很深的经验的,并非是一朝一夕锻炼,如果说其他附加价值的话…”

一燼拍了拍重坦的肩膀“我兄弟以后也会名扬天下的吧?难道不是吗?”

夜宴存在的好处就是‘情报共享’,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现在发生着什么事情,进行到什么地步,省去了太多太多彼此解释的时间,提高了很多的效率,重坦点燃一根雪茄看着前方白色政府的大军舰战队“除了崖大王跟四圣骑的那块战场外,我们这边暂时息战了,给了他们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觉着,他们能够退兵吗?”

一燼右手扇扇风将烟雾驱散“这么大的阵仗,撤退的代价,既是全体士气低迷的开始,同样也是向我们示弱的开始,帝诺雨不会冒这样大的风险,为了一个区区官岚,就让千军万马撤退,除非帝诺雨跟官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冲冠一怒,为红颜。”

我也觉得是这样,重坦点点头“那么我让弟兄们准备发动进攻?”

“先把他们的刀子折断吧,四圣骑和夏侯鬼雄,这两个点,要优先对付。”,一燼看着鬼雄头颅掉落到的那块海域方向“古尸不死决是十大邪功之一,对付起来虽然很麻烦,但是也并非是不可以对付的。”

“你有办法?”,重坦眼睛一亮。

“有。”,一燼很坚定的点点头“十大邪功里面,我知道三种邪功的解法,以前没事情的时候,就去黑水冥河跟那些高手的残魂聊天,一来二去,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幸好有你呀,好兄弟,重坦再度激动了起来。

XXXX

帝诺雨的房间里面,安静的只能够听到外面的风声,帝诺雨站在桌子的前方,慢慢的将‘一幅古画’慢慢的铺开。

古画上面一共绘画着六种图案的武器,分别是:魔绳、千刃、斗气钩镰枪、鬼眼、戒刀、峨嵋刺,随着帝诺雨念出一句古老的咒语后,伴随着他的右手轻轻的在古画上面拂拭,峨嵋刺和戒刀首先消失,接着是千刃剑,然后是魔绳,只剩下两把武器残留在古画上面。

这就代表着祭灵卫只剩下最后两个人了。

帝诺雨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的悲凉,穷尽一生锻炼出来的祭灵卫,正在被不断的灭杀,但是既然身陷战争之中,死亡是难以避免的。

“异度空间-獠兽笼。”

一声叹息之后的帝诺雨将手中的黑白棋朝着前方的虚空中丢弃过去,紧接着只看到棋子在天空中不断的旋转起来,在光芒的闪耀中幻化而成一个太极图案,然后太极的中心缓缓的打开,像是为帝诺雨打开的一扇门,让他沉着脸走了进去。

这是一片格外漆黑静谧的森林中,旁边的树木高大魁梧,一条条的‘不死骨龙’的龙躯一圈圈的缠绕在树枝上面,似乎正在沉睡,帝诺雨从一根树枝上面拿下来一个灯笼,朝着森林深处疾步的移动过去。

越往前走,周围的腥臭就越是浓厚,同时嘶吼的声音也不断的响起。

突然之间,一头长达三米多,下颚长着两只巨大獠牙的青色猛兽从黑暗中舞动着利爪就要攻击帝诺雨,他只是将灯笼提起来,从灯笼中释放出来的光芒,让那头SS级别的獠牙兽尖叫的身体顿时燃烧起来,而后在火焰的烧灼中,獠牙兽变成了一地灰烬。

但是下一秒,前方的漆黑森林中,一双双红色的眼如同电灯开关般,接二连三不断的闪耀起来,帝诺雨一脸的平淡,在獠牙兽张牙舞爪的叫嚣声中,提着灯笼默默的朝着前方移动着,他离一个人影越来越近,那个人坐在獠牙兽的尸体上面,正在百无聊赖的啃着一只爪子,两米身材,赤膊上半身,穿着一条鲜血淋淋的裤子。

他的双脚上面有着一对特殊的镣铐,让他的移动范围有限,但是能够看得出来,这片森林有獠牙兽这种凶猛的东西,它们一直在对男人发动进攻,而男人则是不断的屠戮着它们,在他可移动范围之内,布满了獠牙兽的尸体。

“天钢,我们师徒,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帝诺雨慢慢的走向他。

皇天钢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而后带着嗤笑冷哼一声,继续生啃獠牙兽的胳膊,连皮带肉带筋一口咬断。

他虽然不搭理自己,但是帝诺雨的脸上也不生气,从神器‘随身口袋’里面拿出来好酒好菜,慢慢的放在皇天钢的面前,然后轻言细语,语气中带着温柔说道“这都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烧鸡,烧鸭,稻花香,都是你爱吃的,这么多年,你喜欢吃什么,师傅都记得清清楚楚呢,你看你,都瘦了很多很多…”

“哼。”,皇天钢扔掉了手中的獠牙手的爪子,然后抱着烧鸡一顿狂啃,然后撕下来一只鸡腿狼吞虎咽,慢点吃,慢点吃,帝诺雨在旁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给他倒了一杯酒,皇天钢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接过来,一饮而尽,然后舒爽的“恩”了一声。

是很不错的酒,我费尽心思弄来的,专门为你准备的,帝诺雨笑着说道。

“行了。”,皇天钢开口,抓住一把鸡肉塞进嘴巴里面看着他“你这样假惺惺的态度,早在五年前,我就已经真的受够了,到达你这样地位的人,肯定是很会察言观色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所以说不要跟我这样客客气气的,我很有负担,咱两还是开门见山吧。”

天钢,你这么说不对,帝诺雨纠正道“我毕竟是你师傅。”

师傅?是呀,是你把我引入时代之路的,也是你让我变得如此的强悍的,但是也同样是你把我毁掉的,皇天钢冷笑一声,从帝诺雨的手中拿过来灯笼,照耀着自己的身边,是同样的镣铐,但是已经只剩下一具骨架子。

“还记得他们吧?还记得你天罡卫的六个徒弟吧?当年我疯魔状态的时候,可是帮你把你的敌人的屠杀的干干净净,但是结果是什么?你把我软禁在这里,为了你的雄图壮志,你把你的六个徒弟,也就是天罡卫全部都软禁在这里,我当时疯魔状态,我没办法,我把其他的人全部都杀了,你后来跟我说一条人命一年,我要在这里呆五年,行,是我杀的其他天罡卫,我认了,但是你TM的…把那一场战役的荣耀跟勋章全部都给了流沙组,我皇天钢,就不服这口气!”

你还要跟我大谈师徒之情吗?

“我呸!”,皇天钢一口一抹吐在帝诺雨的面前“少给我装模作样的,恶心。”

“当年你们杀了人,我是为了你们着想,要知道那时候血榜的杀手到处在追踪你们…”

“那只是一种莫须有的借口,你以为我害怕颜千姿他们吗?来就来呗,天罡卫什么怕过?帝诺雨,你知道最让我反感的是什么?那就是天罡卫对你而言,只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随随便便就能够在你的棋盘上面被推开。”

皇天钢冷笑的看着帝诺雨

“包括血刀卫,祭灵卫,流沙组,我们四个组织都是你的棋子,死掉,毁掉,无所谓的,怕是现在又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所以才来跟我讨价还价了吧?恩?是血刀卫被团灭了,还是祭灵卫被团灭了?你对我们有感情吗?你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狗东西,你过去的罪行罄竹难书,你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真TM能活啊,现在还没死。”

哼哼哼。

帝诺雨听着他骂自己,不怒反笑起来“哼哼哼,天钢,啊,真是舒坦呀,真的好久没有人这么骂过我了,每个人都对我毕恭毕敬的,还是你好,以前你就喜欢跟为师作对,我说帝皇系域气最强,你偏偏说,最强的是武装系,我说你练剑好,你偏偏要练刀,哼哼哼,哈哈哈~~”

“我现在跟蛮荒打起来了,这几年的蛮荒时过境迁,已经不再是蛮荒之主所统治,具体的情报,我到时候会用‘电子脑’传输到你的大脑里面,你只需要出面,帮助我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皇天钢冷冰冰的看着他

“我拒绝,你以为我傻吗?如果不是高手如云的战场,你帝诺雨,又怎么会低三下四的来求我呢?我只能够承诺,帮你完成这场战役某一个重要的环节。”

帝诺雨沉思了几秒,点头答应说:也行。

“从此以后,我跟你一刀两断。”,皇天钢慢慢的站起身“你是你,我是我。”

“天罡卫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我真的…舍不得你离开。”,帝诺雨眼眶红了。

皇天钢冷笑“演,你给我继续演呗,你看我看不看你的戏,恶心。”

XXX

世界,俄罗斯,前方机场的某个救护车上面,慕千帆隐隐约约的听到“恩,当然,对方爽快的答应,显然也是意料之中,为了让他活下来,这是下下策,但是他以后可能永远回不去天门了,恩?我先挂断电话了,他好像醒过来了。”

慕千帆虽然苏醒,但是依然高烧状态,他不认识眼前这个人。

这个人的脸上有着和战屠一样的脸部刺青,是一个繁体的‘兇(凶)’字。

注:世界上五名最凶恶的罪犯‘罪痕刺青’:死武(冰霜巨龙斋皇,死亡)凶杀(焰娲绫罗,死亡)屠(替天战屠)。

“你是谁?”,慕千帆抓住他的手问道。

那人闭口不答,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我不…我不要离开天门…”,慕千帆颤抖的手将呼吸器想要摘掉。

那人只是很平淡的将他的手拿开,对着他摇摇头“跟我走,就行了。”

“天门,夜宴…我不…我不离开…”,慕千帆眼前一黑,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XXXX

蛮荒战区的屏障前方,伴随着神威一声“慢点过来”的声音中,大范围的地面开始如同海浪般的疯狂的颤抖起来,旁边的凌统、靖星、墨玺他们都震撼的看着,方圆百里的地面在抖动中全部都变成了一面黄沙之地,风一吹,黄沙漫天飞舞,让墨玺转过头不断的咳嗽着。

“能肯定吗?”,凌统转过头看着墨玺。

“恩,夜宴的专属‘探测器雷达’上面显示,这里有两股非同寻常的力量,如果看四周看不到人的话…”,墨玺看着手腕上面手表屏幕上面的电子雷达,两股红光,就在附近闪耀着,她踩了踩地下说道“估计就在这片区域的黄沙之下。”

靖星点头下达命令,身后大群大群的战士们全部都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来了。”,神威看到前方一片地面的流沙,正在“嗖嗖嗖”带着旋转声疯狂的卷动着,地面之上,一个巨大的黄沙漩涡渐渐的映入众人的眼帘,漩涡之内,一个影子正在慢慢的升腾着,他坐在一张巨大的‘梨花木’的黑色椅子上面,翘着二郎腿,右手撑着脑袋,左手指间夹着一根卷烟。

伴随着他彻底的从地上升腾而起,黄沙漩涡消失,众人这才看清楚,这是一个穿着‘以前年代’淡蓝色军阀衣的男人,黑色的长筒靴别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匕首,他的双眼整颗都是幽幽的绿色,看着四面八方,然后拿起匕首,叼着卷烟削着指甲说道

“我记得祭灵卫应该全体出动了,怎么多人,包围了我呀?难道我视同为酒囊饭袋的蝶夫人他们,都已经先走一步了吗?”

白色政府-祭灵卫-五十岁·鬼头帅。

他身上有一股让墨玺非常不舒服的气息,虽然讨厌,但是墨玺还是将一个布包扔向了鬼头帅。

“来人呀,打开看看。”

鬼头帅一个响指,“嗖嗖嗖”身边的黄沙旋转而起,竟凝聚成沙人兵卫,伸出手打开了布包,鬼头帅凑上前看去,峨嵋刺在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他不禁咧开嘴,露出黑黄相间的牙齿笑起来“果真如此,难道祭灵卫,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吗?”

“呼呼…”他吹了吹削好的指甲。

话音刚落,在鬼头帅的身后,一个身影从黄沙之中冲锋出来,“就是他的气息。”,神威朝着那个人看去,只看到他稳稳的降落在地面上,身高一米八,剑眉星目也掩盖不住脸的下部分的丑陋,他脸部的下半部分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各式各样,细小又丑陋。

这家伙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凌统他们也在看他。

他穿着粗糙的衣服,身上绑着紧身绳索,身后八面黑红色的旗帜钩镰枪闪耀着锋冷的光芒,旗帜迎风飞舞,八面旗帜,每一面写着一个字,连起来是:

天地不仁,万物刍狗。

“好兄弟,我本来你以为你也挂了,没想到还能够在这里看到你。”,鬼头帅阴笑道。

“再不出来收拾这群饭桶。”,他的目光看向四周的人“祭灵卫的名声可就烂透了,后人只会说,在那场大战中,有一支可笑的队伍冲刺进入蛮荒里面,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被人当成狗一样的屠杀掉,不是吗?”

“对对对”,鬼头帅吐掉卷烟,脸色骤变“我也是此意。”

白色政府-祭灵卫-四十岁·黑旗。

百度